• 首頁
2018
07
12

江子翠圖書館 翻轉閱讀的姿態

新北市立圖書館板橋江子翠分館,對久居新北市的民眾來說,是既熟悉又陌生。這棟位於議會後方的紅磚建築,自落成之初的台北縣立文化中心,到台北縣立圖書館、新北市立圖書館總館,以及當前的板橋江子翠分館,卅五年來,隨著體制變革而數度更名。儘管人們依然各自用慣稱的名字來指認它,但它所扮演陪伴不同世代譜寫閱讀記憶的角色卻無二致。

前身與今世皆精采

建築本身即是藝術。紅磚外觀是江子翠圖書館給人的第一印象,似與近年各地翻修、興建仿古建築的美學遙相呼應。更精確地說,這棟建築自一九八三年正式啟用迄今,已然在時間河畔留下了屬於自己的身影。

圖片來源/新北市立圖書館(https://goo.gl/ftKHEP)

圖片來源/新北市立圖書館(https://goo.gl/ftKHEP)

很可惜的是,江子翠圖書館在擔綱總館的年代,為了容納足量的館藏以及自修座位席次,而必須將內部空間使用到極限,以至於遮蔽了主建築的細節。直至二〇一五年總館搬遷新址後,它終於有了整修的契機。

執掌此回監造設計的建築師連宏基,為挑高六公尺的建築結構,保留內部舊有牆面的紅磚、抿石柱梁與復古圓拱窗,讓窗外的天光與風景恣意穿透室內各個角落。然後,我們恍然發現:這棟老建築竟然如此耐看!於是回首探問它的前身與今世。
IMG_9507
原來,江子翠圖書館出自台灣戰後第一代建築師高而潘之手,或許它的聲名不若其代表作台北市立美術館般響亮,但是,試想:當年能夠挑戰技術困難的拔地巨型拱窗,何嘗不也是建築視野的展現?況且高而潘的作品向來以造型簡潔、機能實用為重,樸實無華的江子翠圖書館,恰恰成為他追求「真而後善,善而後美」的另一例證。

置身魔幻空間的魅力

協同參訪的新北市立圖書館新聞聯絡人黃思維表示,新北市近年致力在各轄區內打造特色圖書館,試圖吸引更多的閱讀人口,形塑城市的人文氛圍。當我們討論變身後的江子翠圖書館有何亮點時,一致同意讀者極為生動的形容:它就像是小說《哈利波特》裡的「霍格華茲」魔法學院!
IMG_9500

連宏基因應現代的仿舊風潮,將舊倉庫意象作為設計的主視覺。以整修幅度最大的三樓書庫及閱覽區為例,廣用桁架、紅磚、棧板等元素,營造出輕工業風,擺脫傳統圖書館的基調,又能使新內裝與舊建築之間毫無違和感,發揮空間運用的各種可能性。

當我們入坐自修座席,自然天光從黑色窗框照耀進來,與面前的金屬隔間書架交錯,產生和都鐸建築相仿的線條美感,隱約散發一股英式學院的氣息,果真多了幾分優雅情調。
8167455807366-2

翻轉閱讀的姿態

更教人驚喜的是在江子翠圖書館二樓!兒童閱覽室以彩色貨櫃的牆面、棧板書櫃和桌椅,延續了三樓的舊倉庫風格,串起視覺上的整體性,色調繽紛,童趣洋溢。

在這裡,沒有人被要求正襟危坐。無論是斜靠油桶椅,或坐在落地窗前的木箱椅,翻閱圖文並茂的童書,何等舒適。寬闊走道上的三座造型靠墊最是特別,宛如將爬梳文字的意象擴展為閱讀小丘。當人們專注閱讀時,肢體協助記憶了當下的情境,而造型靠墊剛好提供孩子可以用最自在的姿勢,或躺或坐或趴,幫助身體一起享受在書堆打滾的幸福。

圖/新北市立圖書館(https://goo.gl/ftKHEP)

圖/新北市立圖書館(https://goo.gl/ftKHEP)

越過小丘,後方的棧板架構出迷你橋梁,當然,任何人的目光都不會掠過橋梁前頭的長頸鹿擬真布偶,它算是兒童閱覽室裡稱職的吉祥物,就算我們站在橋上也無法比它看得更高更遠。

輕踩小階上橋,橋上的開放式空間任意擺放各式坐毯、蛋形帳篷椅、方塊沙發,讓孩子得以靈活移動,窩進自己鍾愛的閱讀角。而橋下則是以孩子的身高和視野為基準所隔出來的祕密基地,個頭較大的甚至需要微彎身軀才能活動自如。這之間的高度差異,與此區規劃為「橋梁書」主題,具有相似而微妙的成長變化。棧板上寫著:「在知識面前請記得低頭前行。」既是安全提醒,更鼓勵孩子謙遜向學,形成另一番樂趣。

孩子也是圖書館的風景

台灣教育學者李淑菁的文章說:「圖書館的空間設置可看出對未來主人翁閱讀習慣養成的重視。」根據她所觀察,將圖書館作為教育場域在芬蘭是常態,所以人們很習慣圖書館內傳來孩子的聲音,這與台灣一般要求的安靜氛圍很不同。
8167455775518-2

但是,走訪江子翠圖書館的兒童閱覽室後,我們卻能感受到閱讀姿態正在翻轉。「從前的圖書館並不適合久留,讀者挑完書就離開了。」黃思維說:「現在,我們努力打造可以把讀者留住的空間。」因為全市跨館借還的流通便利,新式圖書館得以兼顧館藏與空間樣貌。讓書在,而人也在。

攝影當日,恰好遇上附近國小補假,因此兒童閱覽室比平常周間更具人氣。當這些孩子閱讀時很自然地流露出滿足的模樣,我們看見了屬於圖書館最美麗的風景。

 

撰文/吳佩霜
本文出自於<居心誌 NO.14>綠の家

回應
0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