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居家最美的風景

書,居家最美風景

撰文/S. Tang   攝影/林昭宏   圖片提供/達志影像、洪博東

閱讀與心靈產生共振時,那一刻的激盪是如何能夠豐盛內心。書本的體驗本就是心裡恆常的風景,
但若能打造一個完美場所,能盡情展現藏書,又能讓身心安住當下,這便是人、閱讀與空間的完美三重奏。

愛書人的夢想之屋該如何成形?閱讀又如何可以被實境化?當空間結合藏書,會有哪些有趣的可能?我們汲取國外設計名師的神來之筆,也造訪了同樣愛書的台灣設計師洪博東。從家具、設計到空間與光線,試圖描繪出令人想望的居家風景。

書架,房子的心靈之窗

如果讓你選擇一個物件作為室內的重心或焦點,甚麼會是你的選擇?洪博東給出的答案,是書架。
「如果說窗子是室內與室外的連結,那麼書架就是旁人與房子擁有者間的窗,從書架,我們看得到一個人的心,就好像,窺見主人的那扇窗子。」對洪博東來說,書架是屋主展示心靈的窗口。「書架上擺的東西是非常個人性的,我一直鼓勵屋主,要好好運用書架。」

「五 年前我曾做過一個案子,屋主九十坪的房子裡,很多書和雜誌,尤其雜誌沒有書背,不容易上架;他又收集霹靂布袋戲,是很重要的收藏。後來,我為他設計了八公 尺長的書牆,並且用高低錯位來解決不同的書高;把雜誌橫擺疊起來,再錯落搭配布袋戲偶。很台式的擺飾跟書卷氣混搭,這就是他的書架,也就是他這個人,獨一 無二。」

而他最近甫完工,位在桃園大溪的作品中,屋主鍾情烹飪,也熱愛收集鑄鐵鍋。所以書架用上柚木與黑檀木,層板再加厚,同時陳列著書與鍋子,兩者都是讓生活增香添味的元素,也都是房屋主人的心窗。

每一戶空間裡,都可能有各色各樣的風格進駐其中,但關於書所陳列出來的風景,或是如何去創造一個靜謐的閱讀空間,永遠是主人向訪客所開啟,那只專屬於內心的微妙私人世界。

別出心裁 絕對視覺焦點

洪博東用書架描繪居住者的性格,而許多家具設計師也透過書架的設計,表現自己的風格與時代。

1993 年米蘭家具展中,就有一個令人記憶深刻的作品:英國設計師朗.阿仁(RON ARAD)的書蟲書架(Bookworm bookshelf)。這個書架的主體就是一片可彎的彈簧鋼片,搭配固定書的托架。這個書架可以是任何形狀,只要移動書托,就可以變身成不同的曲線造型。 這不僅打破了固定家具的思維,也展現一種後工業時代美學。

近十年,更多年輕的家具設計師進一步賦予書架不同的想像,無論是Nauris Kalinauskas的四方書櫃(Quad Bookcase)或是Doris Kißkalt的伸縮管書架(Flexi Tube)、Sean Yoo的蜂巢書架(Opus Shelving)等等,都讓書架的性格更多元。它們有些可以拆解、組合,放置不同尺寸的書和收藏品;有的則是可以彼此堆疊,內裡也能置放各種書籍和物 件,甚至不需要牆面也能單獨站立。而這些令人眼睛一亮的書架,既可以紛呈的姿態展露主人的性格,也成為空間中最迷人的嬌點。

數大便是美 藏書即設計

書架可以是視覺焦點,大量的書,當然也可以成為室內設計最精華的部分。

義大利教父級建築大師Mario Bellini演繹了這樣的畫面:他在米蘭的居所,挑高的二樓書架一路從地板延伸至天花板,而他本人還為了這座書架設計了一座爬梯,這座書牆就像Mario Bellini的遊戲場,也是大師居宅最別致的設計。

而這個idea似乎也被許多向大師致敬的設計者們採用,愈來愈多書房擁有頂天立地的書牆,當然,一把梯子也就成了少不了的家飾品。

與大師設計有異曲同工之妙的,還包括將長廊的一側完全設計成書牆,或是將樓梯的一側以書櫃取代了扶手;甚至還有設計師做出更令人會心一笑的設計:起居室的牆面後方佇立著一小座樓梯,這梯不通往屋內的任何地方,只單單通向一面書架!

不 只如此,各種以書為名的巧思,總是在設計界不斷激起浪花。荷蘭設計師Mieke Meijer打造了一個書櫃樓梯。上頭方便行走,樓梯的底部則是大小高低不同的書櫃。這個概念也被許多室內設計師繼續衍生。在倫敦就有這樣一個有趣的設 計:設計師將空間中的小閣樓的樓梯兩旁與樓梯間格,全部做成書架。不只充分利用了空間,還可以隨時抽起一本書、隨意落坐一層階梯,就這麼一頭栽進閱讀的世 界。

類似的發想,韓國設計師文勳在首爾忠北大學附近的一個作品還多添加了令人驚豔的亮點:他不只將一處住家一、二樓樓梯的間格設計成書櫃,而書櫃與書櫃當中還設計了一條溜滑梯!讓家變成了孩子們的兒童圖書館。

與時光一同生長

與天馬行空的想像相比,洪博東更喜歡「活的書架」。

「空間跟人是有密切關係的。」對他來說,書與人之間,加上時間的酵素,將有無限可能。「我不希望自己設計的房子是五年後仍然一成不變的樣品屋,我希望屋主可以用生活去填滿書架,它會讓空間愈來愈跟主人息息相關。」

他自己家中就有這樣一座活的書架。他將酒箱型的木架漆上深淺色,堆疊出書架,而這個書架就是可以跟著生活一起延展,在未來繼續生長。「書是活的。」他說。在他看來,閱讀是一種永遠的進行式,而不是把書上架,然後就此畫上句號。

閱讀角落就是安居處

是的,書本存在的意義並不在陳列,還是得回到純粹的閱讀本身。唯有當人不再只是遙望書架,人與書之間的深刻連結才能出現。一個家可以用書妝點出不凡的魅力、用書紀錄生活的軌跡;在書架上展演自己的豐富面貌,但一個閱讀的角落,卻終究是家中的安居之所。

為 此,許多家具設計師們,透過閱讀與家具的結合,創作出這樣的空間:最有代表性的應該是義大利設計公司Nobody Co.的作品:bibliochaise。和日本設計師Sakura Adachi的Cave。前者是一張四面被書圍繞的座椅,任何時候只要坐上這張椅子,就是一場閱讀的盛筵;後者則是有如藏身書窟中,創造了一方隱私的閱讀 天地。而Stanislav Katz的Shelves with a Bench,則是結合了書架和人形躺椅,試圖在居家空間裡打造閱讀VIP座的意圖,不言可喻。

而身為室內設計師的洪博東,對閱讀的空間更在意心情與光線。他認為不該讓書房那麼嚴肅,應該跟生活連結多一點,「先要有閱讀的心情,空間才有意義。」書房可以在客廳,也未嘗不可以在臥室裡。

當然,前提也要有對的光。充滿光亮的視覺與流動,往往可以令人安住當下,自然也就可以是怡然的閱讀角落。「自然光是可遇不可求的。」他說。如果有幸住家擁有這樣的恩賜的話,當然要盡量保留它。

他自己的工作室裡,最足夠的光線,就聚焦於大片落地窗及一張單椅上,那安安靜靜的光與影正在呼應流動,就算時間還在走,但即使是翻動書本的聲音都成為分外寧靜的聲響。關於閱讀的空間,如何能凝攝心神,已經不必贅言。

本文摘自《居心誌 NO.1 樂.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