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2015
10
04

以自然為師 永續綠建築

探討建築可能性的同時,人們開始將「永續」條件列入思索重點,從萊特的草原式風格,到日本建築史家藤森照信的野蠻前衛建築,關於空間體驗、材料應用與生活哲思的變革持續不斷,原來「綠建築」有如此多元的風貌!

隨著全球人口數量快速成長,以及環境的密集開發,從一九八〇年世界自然保育聯盟(IUCN)提出「永續發展」(sustainable development)的概念起,身處在高度能源損耗的建築界,勢必得面對環保議題。以永續為基礎、以節能為指標的建築方式,將是未來新時代的標章。
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在日本京都召開的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制定《京都議定書》(Kyoto Protocol),簽署國家有志一同訂定了人類共同努力的目標:「將大氣溫室氣體含量穩定在一個適當的水平,以保證生態系統的平滑適應、食物的安全生產和經濟的可持續發展。」這使得「綠建築」(green building)成為全球建築師的共同課題。但究竟什麼是綠建築?來自不同國家與背景的建築師們,顯然在這個大哉問裡頭,獻出多元可能的答案。

有機建築:萊特開創草原式風格
當代建築革命的一切開端,與現代主義密切相關,從一九一九年德國包浩斯(Bauhaus)的醞釀,到法國柯比意(Le Corbusier)鳴起第一槍後,當代建築從此解放,短短數十年演化出多樣風貌,其中包含「有機建築」(organic architecture)概念的提出。
有機建築概念的形成,可追溯至現代主義始祖之一的美國建築師萊特(Frank Lloyd Wright),其認為生物界裡的每個物種之所以具有的特殊外貌,都是為了適應生存環境所演化而成。同樣的,建築的形式與構成應當也要道法自然,力求合情合理化。
萊特的有機建築論點與柯比意的經典名句:「住房是居住的機器。」(A house is a machine for living in.)頗有相謀之處。講求建築建造之時,必須透過自然分析,找出建築與環境共生互融的方式,因此決定建築或空間可能形成的樣貌。
萊特的建築手法被喻為「草原式風格」,極度強調水平結構,不僅刻意壓低樓層高度,並以水平帶狀窗、誇張延伸的屋簷等,在壓縮高度與水平延伸之間,融合室內與外界的景觀高度,創造出房子與地景合一的絕妙空間體驗。萊特最知名的作品「落水山莊」(Fallingwater)即是訴求強烈的案例。
落水山莊建造在熊溪(Bear Run)的瀑布上,大膽運用大跨度懸臂梁與開放平面,使房子一樓橫跨於水面上,當人們遊走在空間之際,感覺幾乎融入森林之中,而腳下可聞而不可見的瀑布則傳來潺潺不絕於耳的水流聲。其在一九三七年完工之初,被美國《時代》雜誌讚譽為「萊特最美的作品」,同時名列《史密森尼》(Smithsonian)雜誌「此生必定造訪的地點」之一。

弱建築:隈研吾引發素材革命
有人認為,日本建築觀念的形成深受其悲劇性命運的影響。自古以來,日本島國上的天災人禍不斷,除了戰亂所帶來的人為破壞,頻繁的地震、風災與火山威脅,影響日本建築師根深蒂固具有「生與滅」的輪迴思維。
日本建築師隈研吾(Kengo Kuma)提出的「弱建築」概念中,主張建築不必只是混凝土加上裝飾,而可以有輕盈的素材,使空間感更深刻地與大自然結合。儘管這樣的建築相對脆弱,或顯得稍縱即逝,卻回應了建築如同生物,具有生命周期的意涵。
在不少設計中,隈研吾嘗試使用傳統建築所使用的構件,如:木材、泥磚、竹子、石板、紙或玻璃等,作為設計的基礎。他甚至使用尺度極小的單位建構空間,藉此在立面上創造無數孔隙,允許陽光、空氣、水流進流出。舉例來說,隈研吾的代表作之一「那須石頭博物館」使用了多孔的磚石結構,打造出「透明的石牆」,創造獨特的光感空間;而「馬頭町廣重美術館」則完全取用當地雪松為材料,透過層疊百葉形式,成立大器卻不霸氣的景深。
「發揮素材的新一面」是隈研吾極為重要的建築思維。二〇一〇年,他在「GC口腔科學博物館」(GC Prostho Museum)中,嘗試不用任何釘子與金屬配件,以傳統榫接「刺果」(Chidori,類似中國魯班鎖)為靈感,將十二公分的方形元素轉化為巨大的六〇╳六〇╳二〇〇公分或六〇╳六〇╳四〇〇公分,打造出如同玩具放大、高達九公尺的三維空間。類似這樣的實驗,也在近來極為熱門的案例「太宰府天滿宮星巴克咖啡店」中可見。超過二千根厚約六公分、長約一‧三~四公尺的棍棒呈對角線編織所完成的結構系統,本身極富方向性與流動感,使得面對街道的店鋪空間猶如向內凹陷的漩渦,吸引人忍不住窺探入內。

熱帶亞洲風格:巴瓦混搭解放
繼承現代主義精神的斯里蘭卡建築家巴瓦(Geoffrey Bawa),師法建築大師柯比意的思維,卻讓現代建築融合風土,開創出獨特的「熱帶現代主義建築」(tropical modernism)。
年輕時的巴瓦追隨現代主義風格,希冀能將新穎的建築思潮引進家鄉斯里蘭卡。然而,經過幾次試驗後,他發現源自歐美的現代主義建築無法適應熱帶氣候,尤以熱帶陽光的曝曬與午後暴雨更是嚴峻的考驗。巴瓦花費許多時間思索,尋求解決方案,最終在當地傳統建築裡找到靈感。
他發現傳統建築的某些設計極具智慧,例如,使用竹子與茅草搭建的斜屋頂不僅具有良好排水效果,同時具備通風散熱的功能。於是,巴瓦嘗試將傳統建築工法與材料應用於現代建築中,因而衍生出一派獨特的建築風格。
為了讓建築在地化,巴瓦著手設計之前,總是充分觀察當地環境、地形、氣候,盡可能順應著天然條件建造屋舍,達到借力使力的效果。他巧妙運用在地素材,此舉既符合當代「低碳里程」的精神,更使建築本身成了在地文化的展演。
巴瓦的建築總是給人拔地而生的自然感,他為斯里蘭卡建造的「班托塔海灘飯店」(The Bentota Beach Hotel),主體長屋建築大量使用竹子、木頭與岩石等天然材料,使整體微妙融合了中世紀的莊園和殖民別墅色彩與亞洲古代宮殿的特色。
此外,巴瓦也善用天然地形來建造房子。走進他所設計的「坎達拉馬遺產酒店」(Kandalama Hotel)中,建造在裸露巨岩上的旅館,將巨石、樹木原封不動地置入空間,自然融為建築的一部分,圍繞著巨岩走廊、眺瞰谷地風景的房間,讓人分不清:是房子棲身於自然,或自然棲身於房子?在在恍如回歸原始穴居時代的空間想像,讓人大感驚奇。

野蠻前衛建築:藤森照信展開茶屋行動
從傳統的石基木造屋舍到現代建築,日本建築師企圖從材料、結構、形式,找出現代建築與自然之間的可能性。由日本建築史家藤森照信(Terunobu Fujimori)所提出的建築概念,是以現代工法為基礎,但已幾近原始的自然素材,例如未加刨修的樹木、茅草、泥土等來完成建築。
從理論派投入實作,藤森照信首次嘗試個案「神長官守矢史料館」,他在鋼筋混凝土結構加入四根巨木,並且大量使用在地素材,例如室內使用手工鍛造的五金,屋頂用的是當地生產的屋瓦,而牆壁則是以灰泥混合稻梗的粗獷材料塗裝。這使得整座建築猶如古裝劇場景,難以置信其為一棟「當代」的建築。
此外,藤森照信也進行了一連串建築與地景的實驗,例如,一九九七年,他在東京都町田市完成的「韭菜之家」,設計了一片鑲嵌小缽的斜屋頂,讓屋主可以在此種植韭菜。這間「頂上長毛」的房子,因此成為當地津津樂道的話題。
二〇〇三年年之後,藤森照信開始著手一系列充滿實驗精神的「茶屋」設計。茶屋之舉緣起於前日本首相細川護熙為迎接法國總理席哈克(Jacques Chirac)而特別委託藤森照信設計的「一夜亭」。一夜亭以茅草屋頂、泥牆,並以樹枝為支架,重新詮釋日本茶室,其不僅使用原始材料建成,更具有工法簡單、可快速施工的精神。
經過此案後,藤森照信開始一連串「茶屋行動」。並曾在二〇一五年受邀至台灣華山1914文化創意產業園區,率領從未有過建築經驗的孩童與大人,一起建造「望北茶亭」。當現代建築走上遙不可及的技術面與專業面之際,藤森照信的行動喚回了古早建造家屋的記憶──那是屬於靠著家族之力完成的空間。
二〇〇四年,他在兩株高高的栗樹上建造「高過庵」,猶如鳥巢般掛在樹梢的微型建築,爬上時甚至還會搖晃不停,但那濃濃山野情懷的魅力,很快虜獲想從現代精緻生活解放的都市生活住民。

撰文/Funny Li  攝影/葉怡蘭
圖片提供/隈研吾建築都市設計事務所、華山1914文化創意產業園區、台北藝術大學黃士娟老師、達志影像